审查报告

TCL启动第四次创业,李东生迎来新挑战

    改变中华民族命运的1894年是近代第一个甲午年。  甲午纳音为砂中金:混同于砂,须百炼成金。于家于国,即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苦其心志。于个人,便是浪淘尽,方成千古风流人物。  当时正值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际,出现了第一个大声呐喊“实业救国”的状元实业家张謇,毛泽东在谈到中国民族工业时曾说:“轻工业不能忘记海门张謇”。之后张謇受战乱所制遭遇各种挫折,但其独子张孝若为父撰写人生传记时却用题《最伟大的失败英雄》。之后中国的发展总是跌跌撞撞,也总有人反思,实业救国是一句虚妄之言?还是知识份子、有识之士及企业家的共同信仰,会有切实可行之路?  2014,马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的第二个甲午年,传统实体经济企业与新兴互联网企业开始形成了明显的分野,前者难后者易。而如今回头,后者的轻松爬坡更像是盛极而衰的前奏,直至今日中兴、华为事件让国人产生了切肤之痛,大家才醒悟:有些行业浮于表面,并无丝毫核心技术。繁花似锦,不过空中楼阁。  为中国制造摇旗呐喊的旗手董明珠,早已颇有先见之明地通过广告词向国民传递这样的朴素观点:(格力)掌握核心技术。近日她在人民日报新媒体《起点》的演讲现场再一次提到此事,她深信:“互联网必须有实体经济的支撑,只有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的崛起,才能真正的改变世界”。枝繁叶茂,全凭根深蒂固。  此时此刻,国内传统的实体经济或制造业企业又有多少掌握了核心技术而可抚慰人心?实业才能救国,这个命题过了120年依然未被证实,中华民族还是没有想明白——国运不能掌握在别人手中。  2018年为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12月18日上午,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在这次举世闻名的大会上,宣读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表彰改革开放杰出贡献人员的决定》,100名同志被授予改革先锋称号,并颁发改革先锋奖章。在这100名杰出贡献人物名单里,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赫然在列。跟最先倡导“实业救国”的张謇一样,李东生也是一名状元实业家,作为中国制造业领袖的他,正经历着第四次创业。  同样为了家国掌握核心技术的李东生,如今的他在媒体面前所获得的评价,多数是毁誉参半。  1  TCL集团再转身  12月7日,TCL集团(000100.SZ)抛出了一份重大资产出售草案。公告表示,TCL集团拟合计以47.6亿元向TCL控股出售9家公司的相关股权,出售消费电子、家电等智能终端业务以及相关配套业务。交易完成之后,TCL集团将聚焦以华星光电为核心的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  消息一出,市场反应并不乐观,对于交易的市场对价似乎有些疑虑。公告后的首个交易日TCL集团直接下跌5.9%。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重组方案文件多达607页,看起来有点复杂,我们梳理一些要点。  首先,TCL集团(000100.SZ)这个已上市14年的企业大家比较熟悉,而交易对手TCL控股则最近刚成立,本身是为了承接被剥离资产而成立的公司。除高管股东关联外,TCL控股与上市公司之间无股权交叉,是一家独立的公司。  (资料来源:企信网)  第二,上市公司剥离8家公司的股权,标的包括TCL实业100%股权、TCL产业园100%股权、惠州家电100%股权、合肥家电100%股权、客音商务100%股权、酷友科技55%股权、格创东智36%股权以及通过全资子公司TCL金控间接持有的简单汇75%股权、TCL照明电器间接持有的酷友科技1.5%股权。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最简略的交易情况如图所示,当然,实际条款和操作远比这个图示要复杂。  第三,以上资产基准日(2018年6月30日)资产评估值合计为39.7亿元,加上TCL集团及TCL金控向标的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新增的实缴注册资本8.03亿元,合计交易价格为47.6亿元。  在业务重组后,TCL集团(000100.SZ)将会聚焦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产业金融与投资创投,并顺延相关电子信息及核基高器件产业链,而TCL控股将承接家电终端及其配套业务。重组后TCL集团(000100.SZ)和TCL控股各自的业务结构如下图所示。  2  缘何重组?  此次重组事件被媒体喻为TCL的第四次创业,在走过将近40年的TCL,经历制造业和国际贸易的兴盛、互联网浪潮和移动互联网风口之后,开始了其第四次转身,李东生今年61岁,人生已度过一甲子,踏入了第五个本命年周期。  14年前李东生带领的TCL是中国第一家成功实现整体上市的上市公司,14年前的TCL出海“蛇吞象”并购海外企业是中国先驱,10年前TCL集团投资华星光电,深圳政府看中的也是TCL内在的坚韧不拔的勇气与敢于拼搏敢为人先的精神,才最终成就深圳建市以来投资最大的工业项目,成为智能制造典范。过去TCL集团总是在做加法,实现多元化和规模化效应,但接下来如同中国经济要更有质量发展而不是看中规模一样,TCL集团再次走在了企业改革的前列,证明李东生近日获得国家颁发的改革先锋称号实至名归,他是这个时代不可或缺的人物。  当我们把目光重新聚焦到本次TCL的重大重组方案上,我们了解到,过去投资人对于TCL品牌印象主要集中在电视领域,但实际上这次重组前,TCL集团业务涵盖了电视、手机、冰箱、洗衣机、空调、小家电、半导体显示等多个领域,是不折不扣的多元化业务架构公司。  这种横向跨领域多元化给TCL带来了很多问题。  一是多元化业务对公司的估值有一定压制作用。尤其在2012年进入面板行业之后,TCL集团业务横跨多个领域,包括黑色家电、白色家电、消费电子和半导体显示,TCL集团需要参考多个行业的逻辑估值,对公司二级市场定价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  (资料来源:wind)  二是公司多线作战,整体运营成本难以下降,综合毛利率和净利率并不高。公司营收从2014年到2017年每年同比只有个位数增长;综合净利率这两年稍有改善,但是也长期来看并没有超过5%。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wind)  剥离资产之后上市公司将专注在半导体显示产业群。尤其是今年11月月份,华星光电在深圳投资426.8亿元的第二条11代的液晶面板t7生产线已开工建设,算上此前的t6生产线,全部投产后TCL将成为仅次于LG显示和京东方的全球第三大大尺寸显示屏幕制造商。  按公司公告,重组之前,2017年TCL集团归母净利润26.6亿,如果把剥离业务产生的净利润做分割,则2017年集团归母净利可以实现近44亿。可见,重组前的TCL集团业绩主要受制于2017年通讯亏损较大、终端业务净亏损的拖累。而华星光电2018年上半年营收为121.44亿元,净利润为12.18亿元,净利润率为9.99%。其他业务总收入404亿元,总利润只有3.68亿元。只从业绩表现来看,将上市公司资源更多的投入华星光电是正常战略选择。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其实此前TCL曾多次试图让华星光电上市,但是受国内资本市场规则限制,华星光电无法分拆独立上市。而半导体显示行业需要很高的资本开支,华星光电若一直作为非上市公司来使用上市公司的融资渠道,其扩张能力会受到制约,要想保持华星光电的竞争力,必须要有独立的上市融资渠道。  而过去几年TCL集团通过融资发展多元化业务,整体资产负债率已经到较高水平,内部“挤出效应”已显现。尤其近几年华星光电国内的最大竞争对手京东方也处于产能快速扩张期,资产负债率这两年上升很快,但整体的资产负债率还是低于TCL集团。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此次剥离意图降低集团资产负债率,转移150亿负债和52000名员工,换来47.6亿的现金注入,为未来华星融资扩张做铺垫。经过测算,重组后TCL集团2017年资产负债率由66.22%下降到61.52%,销售净利率由3.17%提高至10.50%,扣非后基本每股收益由0.10元/股提升至0.27元/股。  同时面板和终端显示两大业务独立开来之后,这也有利于华星光电理顺与其他重点客户的关系。双方都(指TCL集团、TCL控股)可以各自聚焦资源、专注彼此主营业务,所以这次资产重组有其必然性,也是为了TCL下一代战略发展和升级做好深层次的准备。  今年面板价格相对去年下降,华星光电2018年上半年利润同比下降-50%,但在较差的供需格局下华星净利率仍有9.9%,依旧远高于其他实业版块。综合上述分析,从实际业绩和业务前景来看,未来华星光电将会是TCL集团的核心资产,本次重组也是为了聚焦半导体显示行业。  3  市场疑云?  从战略来看,这次资产重组其实释放了很多利好,但是这几天市场似乎有些不买账,反而出现了各种不同的解读,主要还是纠结于47.60亿元交易对价的问题。  从净资产的绝对总规模来看,投资人最需要关注TCL实业和TCL产业园的价值。  其中TCL实业是大家比较熟悉的板块,包括了大家熟悉的TCL电子(电视板块)、TCL通讯(手机板块)、通力电子等公司。不考虑持股比率,单这三家公司上半盈利就达到2.57亿元,二是TCL实业评估值只有-7.98亿,同时考虑到实际的TCL在电视终端的品牌影响力,有些投资人因此认为TCL实业是被低估出售甚至“贱卖”。  但是继续深挖公告,TCL实业年中账面净资产值为-11.8亿,这和市场的直观理解存在一定差异。  实际上,TCL实业一共有272家子公司,所有子公司合并利润表显示,2016年-2018年1-6月这3期TCL实业盈利分别-9.16亿、-14.58亿和-0.21亿,现在账面净资产是-11.8亿。除了这三家公司(TCL电子、通力电子及TCL通讯)外,被剥离出去的TCL实业还持有其他的数量不少的“拖油瓶”。  所以本次TCL实业选择了将智能终端业务的优质资产和非优质资产一起打包出售。从实际投资人的角度来思考,即使电视业务和通力电子收益都不错,但是整体业绩会被其他子公司拉低。  另外还有一个事实容易被市场忽略:本次交易上市公司回收47.60亿元现金,并依据“人债随资产走”的原则,TCL控股将会承接重组业务的5万多名员工,以及150亿有息负债,包括70多亿银行贷款,承接的员工有很大比例来自于TCL实业部分。  所以从上文两个分析来看,TCL实业资产定价并无问题。  但是市场还关心另一个问题——TCL品牌价值。TCL品牌本身历史悠久,在消费者心中有很高的地位。最近,TCL品牌被评估有880亿的品牌价值。这次重组之后TCL集团和TCL控股共享TCL品牌,47.6亿元能共享880亿的品牌,市场对于这件事没有统一的看法。  为方便比较,以TCL老对手四川长虹(600839,股吧)(600839)为例,其品牌价值也不低,但近五年平均利润为0%——高额品牌价值面对超低盈利的现实,只能说明一件残酷的事实:品牌价值再高,终究是传统制造业,就是难赚钱。  现在政策风口虽然转向实业,但真正落地赚钱的企业又有多少?尤其是谁愿意接手150亿有息负债,谁又愿意在智能制造发展的今天去接手52000名员工?同时TCL实业里面还有到体量较大的TCL通讯,其面临的竞争压力也很大,即使TCL通讯今年可以做到不亏损,明年业绩如何也值得大家担忧。  所以在这一轮新的科技转型巨浪中,原先品牌价值已经没办法提升公司盈利能力的情况下,品牌价值到底是优质资产还是让公司裹步不前的历史负债,这一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与此对应的实际品牌价值到底是高是低便无从下论。但是TCL能有勇气决定从原先价值品牌挣脱出来,重新再走一遍艰难的转型之路,的确让外界看到了公司的决心。  第二个需要关注的是TCL产业园的价值。TCL产业园是TCL集团的不动产运营管理平台,其主要资产为土地,公司收入主要来自房地产租赁收入和开发收入。产业园评估值32.94亿元,评估增值14.78亿元,增值幅度达81.42%。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TCL产业园拥有15家子公司,11家位于广州深圳,3家位于惠州,1家位于武汉,资产质量很好。其中,广州科技发展为TCL产业园的重要子公司,拥有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琶洲西区的一块占地面积8464.69平方米地块。此地块属于集团自持办公物业,同时本身还处于建设阶段,预计完工时间2021年,需要不停的资金投入。  这次交易之后TCL控股接受产业园全部的资产负债表,而预计建设成本也需要考虑到对价当中,同时自持办公物业的也不能带来商业租金,还是会对TCL控股的现金流造成压力。  在剥离几大板块业务之后,TCL集团产业金融与投资创投板块也继续留在上市公司内部,原先拥有纳晶、宁德时代、敦泰电子、寒武纪、商汤科技等一批明星科技企业的股权收益。持有这部分股权可为公司提供资源支持,并可贡献比较好的投资利润,平衡半导体显示及材料业务的周期性波动,随着创投项目未来两三年逐渐退出期依次到来,上市公司未来数年的业绩有望新增这部分的贡献力度,而这些潜在收益项目皆留存在上市公司。  而一些投资者关心的董事弃权事件,是指公司董事贺锦雷在20个议案中均投了弃权票。他的弃权理由为“其在董事会召开两天前才收到重组方案,且本次重组方案复杂,给予分析该重组方案时间较短,难以形成准确意见,因此选择弃权”。  据公开资料显示,贺锦雷目前是TCL集团的非执行董事,2011年12月至今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全资子公司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的副总裁。贺锦雷其本身代表的是国开行的意见,由于时间太短,的确只能投弃权票,所以弃权理由的确是符合他的原意,理解国企决策流程就比较容易理解,质疑的意义不大。  除了核心的对价问题,其实现在外界的质疑有很多是直接指向李东生及TCL管理团队,对本次重组方案背后对“左右手倒腾”方式天然抱有情感上对不信任。我们不妨大胆假设,这次的方案中,李东生及TCL管理团队是否完全可以化繁为简,直接把资产剥离公开报价卖掉,不做这种对两边都“吃力不讨好”的关联方了?为何偏要舍近求远,舍易取难?个中是否有些难言之隐?  在制造业式微,正广积粮,卷土重来的今天,在智能制造升级发展的今天,在如今实业救国被再次重燃的今天,即使风口又慢慢转回至实业,但又有谁回愿意有勇气来接盘这150的有息负债加52000名员工?在过去李东生及TCL管理团队的多元化没有全都做出竞争力固然值得检讨,但现在他们是在用47.6亿的真金白银投入来换取再次接受挑战的入场券,而已作为互联网电商巨头的苏宁等投资者又何尝不是在挑战自己去转型去改变?这边TCL控股的剧本,这帮企业家的豪情壮志会有多少人读懂?  4  实业救国者都是西西弗斯?  在希腊神话有一个悲剧式的人物叫西西弗斯,西西弗斯因触犯了众神,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斯,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而由于那巨石太重了,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前功尽弃,于是他就不断重复无效、永无止境地只做这一件事。  有人说,西西弗斯是个傻瓜。很英雄式的人物及领袖都像西西弗斯,无论在政界和商界,都是类似西西弗斯们的这些傻瓜,在推动世界的产业及局势的演变。  加缪在其创作的《西西弗的神话》写道:“西西弗斯告诉我们,最高的虔诚是否认诸神并且搬掉石头。他也认为自己是幸福的。这个从此没有主宰的世界对他来讲既不是荒漠,也不是沃土。这块巨石上的每一颗粒,这黑黝黝的高山上的每一矿砂唯有对西西弗斯才形成一个世界。他爬上山顶所要进行的斗争本身就足以使一个人心里感到充实。”  一树一菩提,一沙一世界。实业救国者的世界又是什么?  “实业救国”被唤起至今历经120年,一个康波周期,一个甲子循环,在潮起潮落中,这些西西弗斯们依然一次又一次把石头推上山顶,这种精神的传承,永不停歇。  在跨越120年的时间长河里,企业与企业家,时代与命运,不断交织,已分不清谁是谁非,谁成谁败了,这些已然不重要了。  TCL为什么要重组?李东生为什么要实业救国?我想,因为挑战就在那里!  正如那句名言,人为什么要去爬山?英国探险家马洛里回眸一笑:“因为山在那里!”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港股那点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当前文章:http://www.groopro.com/7oou/749733-1153655-77203.html

发布时间:17:02:30

广州设计公司  广州设计  广州工业设计  工业设计  工业设计  易用设计  工业设计  二四六彩  广州工业设计  广州工业设计  万彩吧  

{相关文章}

2018年的IPO:过去五年102次IPO的10个新低点

    摘要

     【2018年IPO这些事儿:撤单潮涌首发102家创5年来新低 10大特征看过来】2018年A股市场的IPO已接近尾声,虽然今年IPO数量、规模均出现大幅下滑,但是热点频现,还是为今年的惨淡行情增加许多话题。如新一届发审委上台后的审核从严趋势;新股发行数量较上年下降;富士康报送IPO招股书申报稿后,仅仅36天后(22个工作日)便获通过,大幅刷新了A股市场IPO纪录。

    

    

    

       2018年A股市场的IPO已接近尾声,虽然今年IPO数量、规模均出现大幅下滑,但是热点频现,还是为今年的惨淡行情增加许多话题。如新一届发审委上台后的审核从严趋势;新股发行数量较上年下降;富士康报送IPO招股书申报稿后,仅仅36天后(22个工作日)便获通过,大幅刷新了A股市场IPO纪录;CDR规则推出,但暂时还没有企业发行;沪伦通征求意见稿发布;科创板即将推出,并可能试行注册制等。

       对于即将过去的2018年,火山君对IPO市场进行了相对全面的梳理,从市场、企业、监管及券商四个方面进行了回顾,总结出2018年IPO那些事儿竟有10大特征。

       市场:2018年IPO首发规模创4年来新低

       据数据统计,截至12月23日,今年以来A股市场首发数量为102家,创下自2014年以来的最低。募集资金1357.20亿元,是2015年以来的最低。不过,德勤预计,A股市场明年或将有110~150单新股上市,融资约1400亿~1700亿元人民币。

       火山君进一步梳理发现,今年以来,1月、2月、3月和9月首发企业数量超过10家,但就募资规模来看,6月的募集资金规模最大。此外,从行业角度看,在今年的102家首发企业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最多,达15家。火山君注意到,2017年排在IPO第三的医药制造业在2018年出局前六名,取而代之的是专业设备制造业。

       1、今年IPO数量、规模出现大幅下滑

       数据统计,截至12月23日,今年以来A股市场首发数量(按上市日,以下均同)达102家,创下自2014年以来的最低。2014年~2017年首发家数分别为124家、223家、227家和438家,今年首发家数比去年减少336家,减少了近77%。

       就募资规模而言,截至12月23日,火山君注意到,102家首发企业募集资金1357.20亿元,是2015年以来最低。2015年~2017年首发企业募集资金分别为1576.39亿元、1496.07亿元和2301.09亿元,今年首发企业募资规模比去年减少了943.89亿元,减少了近41%。另外,今年首发募资规模占股权融资的11.7%,比去年下降了1.66个百分点。

       德勤认为,明年中小规模的制造业和科技行业以及消费行业在发行数量上处以领先,考虑到多项因素,预期A股市场明年将有110~150单新股上市,融资约1400亿~1700亿元人民币。

     2014~2018年IPO基本情况统计  从单月情况来看,今年以来,首发企业数量超过10家及以上的有4个月,分别是1~3月和9月。从募资规模看,以6月募集资金规模最大,虽仅有9家首发企业,但是募资规模却达到404.02亿元。此外,上述1月~3月及9月的首发企业募资规模也超过100亿元,而这5个月的募资规模合计就占了今年的近七成。

     2018年IPO单月数量与募资规模统计  2、医药制造业被挤出IPO前6大行业

       从证监会行业划分来看,火山君注意到,2018年以来的102家首发企业中,以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企业最多,达15家。此外,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汽车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专用设备制造业这5大行业均有7家首发企业,这6大行业首发企业数量在总量中占比达49%。而2017年,虽然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也是首位外,剩下5大行业排名却不同,分别是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医药制造业、电气机械及器材制造业、汽车制造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务。不难发现,2017年排在第三的医药制造业在2018年被挤出了前六名,取而代之的是专业设备制造业。

       从市场板块来看,今年以来,上海主板、深圳中小板、创业板首发企业数量分别为55家、19家和28家,而2017年上述三大市场板块分别为216家、81家和141家,2018年三大市场板块首发企业数量较2017年降幅均在70%以上,其中创业板数量降幅更是达到80%。此外,上述三大市场板块2018年首发募资分别为849.37亿元、226.33亿元和281.5亿元,2017年则分别是1376.55亿元、402.69亿元和521.85亿元,2018年较2017年在募资规模上三大市场板块降幅均在40%左右。

       不同市场板块IPO情况

       企业:102家企业IPO平均发行费率为9.04%

       火山君注意到,2018年的102家首发企业平均募资13.3亿元,而2017年平均募资仅5.25亿元,2018年比2017年平均募资额提高了8.05亿元。而这是来自于独角兽大型企业的贡献。火山君梳理发现,今年前5大IPO融资规模合计为近500亿元,同比增加180%。另外,这102家企业平均发行费率为9.04%,比去年稍有下降。

       在上市之后,投资者最关心的还是投资收益这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话题。火山君注意到,今年新股平均中签率高于去年,但收益率却不乐观,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新股平均“一字板”涨停天数较去年减少,而且目前已有13只新股破发。

       3、102家企业IPO平均募资13.3亿元

       2018年初以来至12月23日,A股首发企业102家,募资规模1357.20亿元,虽然两项数据均创下新低,但也不乏一些亮点。如2018年平均每家募资规模13.3亿元,比2017年多8.05亿元。再如富士康报送IPO招股书申报稿后,仅仅36天后(22个工作日)便获通过,大幅度刷新了A股市场IPO发审纪录。此外,虽然2018年首发企业数量远不如2017年,但2018年有5家企业募资规模超过或接近50亿元,而2017年无一家达到这个额度。

       2018年以来的102家首发企业,平均募资13.3亿元,火山君注意到,2017年的首发企业平均募资为5.25亿元,2018年比2017年平均募资提高了8.05亿元。

       2018年,募资规模前5大的企业分别是工业富联、中国人保、迈瑞医疗、宁德时代及华西证券。其中工业富联募资高达271.20亿元,另4家分别为60.12亿元、59.34亿元、54.62亿元及49.67亿元。再看2017年,募资规模最大的是中国银河,募资规模未超过50亿元,仅有40.86亿元。其次是财通证券、华能水电、浙商证券和中原证券。

       另外,火山君统计发现,2018多利网_热点资讯是哪个软件的网年前5大IPO募资额合计494.95亿元,占今年以来IPO募资额的36.5%。比2017年前5大增加了318.01亿元,增幅近180%。

       4、102家企业发行费率最高的近20%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2018年102家首发企业发行费用总计69.6亿元,平均每家0.68亿元。包括承销及保荐费、审计及验资费、信息披露费用、律师费用、其他费用,其中承销及保荐费达到52.54亿元,占比75.5%。

       火山君梳理发现,2018年首发企业发行费用超过1亿元的有14家,合计达20.5亿元。其中前三甲分别是工业富联、迈瑞医疗和美凯龙。2017年首发企业发行费用超过1亿元也有14家,合计17.5亿元。

       此外,2018年首发企业平均发行费率为9.04%,而2017年这一数据为11.78%。火山君看到,今年有2家首发企业发行费率低于1%,分别是工业富联和郑州银行。另外还有16家发行费率也在5%以下。而发行费率最高的是汉嘉设计,发行费率达19.53%,其次是百邦科技,发行费率也高达19.47%。此外,还有9家发行费率超过15%。而2017年硕大无比_李宁新款网发行费率最低为2.13%,最高为28.78%。

       5、今年平均中签率高收益却不乐观

       在IPO审核通过后,投资者最关心的还是新股的发行价格、中签率及投资收益等。据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首发的102家只新股,平均发行价格为17.22元,258看看_江西人事考试信息网网017年该数据为14.45元。在今年的首发企业中,养元饮品和迈威医疗发行价格超过50元,分别为78.73元、56.68元。而2017年有9家企业发行价格超过50元,其中最高的是亿联网络,达到88.67元。

       从中签率来看,今年以来首发企业平均中签率为0.0593%,而2017年为0.0324%。在今年,中国人保、工业富联、天风证券、郑州银行和江苏租赁的中签率居于前五,其中前两只分别为0.4389%和0.3421%,后三只均在0.2%以上。值得一提是的,中国人保中签率居于自新股申购新规以来的第三位,仅次于2017年与2016年上市的华能水电和江苏银行。

       中签本不易,但今年新股收益率也不乐观。火山君注意到,据数据统计,今年以来上市的102家新股平均“一字板”涨停天数为7.7天,而2017年达到了9.5天。火山君还发现,今年以来无一只新股的“一字板”涨停天数突破20天,而2017年却有4只新股超过20天,最高更是达到26天。今年“一字板”涨停天数最多的为彩讯股份,为17天,药明康德和天地数码紧跟其后,均为16天。此外,长城军工等5只新股为15天。但长沙银行、养元饮品、今创集团和华宝股份“一字板”涨停板天数仅有1天。

 遗产税草案_基因检测技术网;    部分新股“一字板”涨停天数  6、13只新股破发“战略配售”重出江湖

       另外,在今年A股大幅震荡之下,新股破发现象频频出现。火山君统计注意到,今年以来,截至12月23日,已经有13新股破发,其中包括今年最贵新股养元饮品以及带着独角兽光环的工业富联。不过就破发程度来看,今创集团幅度最大,最新价格较发行价已经跌去了一半还多。此外,郑州银行、长沙银行及美凯龙也岌岌可危,最新价格与发行价相差不足1元。

     今年截至12月23日13只破发新股  此外,今年的企业IPO在发行上除了有常见的衡水舰_lebronjames网“网下+网上”双渠道发行外,许久不见的“战略配售”也随着工业富联登陆A股重现江湖,此外,同样采取了“战略配售”的还有中国人保。

       监管:IPO审核通过率创出5年来新低

       火山君统计发现,今年的首发审核通过率显著低于往年,因而自去年上任的发审委也被市场称为“史上最严发审委”。 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发审委审核197家次,通过率仅为55.84%,为2014年IPO重启以来的最低。此外,随着低通过率,今年还出现了“撤单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截至12月23日,今年IPO撤单企业数量达到197家,比去年全年多51家。

       另外,截至12月23日,今年以来证监会核发IPO批文共计99家,也创下2014年IPO重启以来的新低。

       7、2018年IPO审核通过率创出阶段新低

       第十七届发审委自2017年10月17日履职,由于今年以来的首发审核通过率显著低于往年,因而也被市场称为“史上最严发审委”。

       数据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发审委审核197家次,其中通过110家,未通过59家,暂缓表决10家,取消审核18家,通过率仅为55.84%,为2014年IPO重启以来最低。而2014年~2016年通过率均接近90%,2017年通过率也达到76%。

     2014~2018年IPO审核通过率对比  火山君注意到,企业IPO被否原因多种多样,持续盈利能力问题、业务规范运行问题、关联交易问题是前三大主要原因,分别涉及到33家、26家、22家IPO被否企业。

       从单月来看,今年1月发审委共审核50家上会企业,是今年审核最多的单月,但当月仅有18家通过,通过率为36%,为今年通过率最低月份。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团灭”——1月23日7家企业上会,6家被否仅1家通过。

       此外,审核数量排在第二和第三的是7月和4月,分别审核了22家和19家。不过,就审核通过率来看,自9月份以来,发审核单月审核率有明显提高,除了10月审核通过率在70%以下,其他3个月均在70%以上。

     2018年单月IPO审核通过率  按市场板块来看,拟在中小板上市企业审核通过率最高,近66%,最低为创业板,通过率不到50%。

     市场板块IPO审核通过率  8、撤单潮涌197家企业临阵退缩

       从今年的A股IPO情况中火山君还发现了一大壮观景象——“撤单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显示,截至12月23日,今年撤单的IPO企业数量达到197家,比去年全年多出51家。火山君进一步发现,今年3月撤单最为火爆,仅3月就有79家企业决定终止审查,占今年撤单总量的四成。火山君还了解到,3月撤单企业激增与当时的审核通过率及企业自身业绩问题不无关系。另外,在2月下旬,证监会要求企业IPO被否后至少3年才可筹划重组上市,让一些企业陷入两难,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企业一旦IPO被否,就非常被动。

       另外,截至12月23日,今年证监会核发IPO批文共计99家,创下2014年IPO重启以来的新低。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2014年~2017年证监会核发家数分别为123家、221家、271家和408家,而今年核发IPO批文数量还不及去年的四分之一。

       券商:42家券商首发承销收入超50亿元

       今年以来,截至12月23日,42家券商首发承销收入合计51.08亿元,中金公司以7.26亿元收入居于首位,市场份额达14.22%。火山君注意到,前5大券商合计收入23.18亿元,占比达45.38%。不过,火山君进一步统计发现,以平均每单收费额来看,中金公司以平均每单收费0.91亿元居于首位,其次是国元证券和国信证券,平均每单收0.87亿元和0.86亿元。

       若从收费的费率来看,九州证券、民生证券分别达到10.31%和10.22%,居于行业前列。

       9、有项目上会券商中两家通过率100%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今年有辅导项目上会的券商共49家,但有保荐资格的券商有93家,这也意味着今年近一半的券商IPO业务没“开张”。

       从今年的上会企业数量来看,截至12月23日,中信证券辅导上会企业21家,居于首位;其次是中信建投和招商证券,分别辅导上会17家和14家;另外,广发证券业辅导上会11家,剩余券商均为个位数。再从通过情况看,中信建投有14家辅导企业过会,居于首位,其次是中信建投和广发证券,均有10家辅导企业过会。而未通过情况中,招商证券、中信建投和兴业证券居于前三,分别有7家、6家和5家辅导企业被否。

       综合来看,在有3家及以上辅导企业上会的券商中,中金公司和华泰联合以100%通过率并列第一,其次是广发证券,通过率达90.91%,第三是东方花旗,通过率为85.71%。此外,长江承保、国泰君安、长城证券及东吴证券的通过率均在75%以上。

       10、42家券商承销收入合计51.08亿元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12月23日,今年以来(按发行日,以下均同),券商承销首发数量上中信证券居首,达11家,市场份额为9.40%,紧接着是华泰联合和中信建投,分别承销了9家和8家,此外,是中金公司和招商证券,前述5大券商承销数量市场份额合计近38%,相比去年市场份额进一步被头部券商占据。数据显示,去年市场份额前五分别是广发证券、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信证券和中信建投,合计占33.33%。

     今年以来承销数量达3家及以上的券商  从承销金额来看,截至12月23日,中金公司今年承销首发金额最多,达358.53亿元,市场份额由去年的4.26%提高到今年的26.80%。第二是华泰联合,承销金额达144.44亿元,市场份额由去年的3.26%提高到今年的10.80%。此外,中信建投和中信证券今年以来承销首发金额也在100亿元以上,居于第三和第四,第五是招商证券,承销金额近64.62亿元。

     今年以来承销金额前10大券商  最后,从承销收入来看,截至12月23日,42家券商首发承销收入合计51.08亿元,中金公司以7.26亿元收入居于首位,市场份额为14.22%,其次是华泰联合,收入为5.06亿元,市场份额为9.91%,另外中信证券、中信建投和广发证券位居第三至第五,上述5大券商合计收入23.18亿元,占比45.38%。

       不过,火山君进一步统计发现,以平均每单收费额来看,中金公司以平均每单收费0.91亿元居于首位,其次是国元证券和国信证券,平均每单收0.87亿元和0.86亿元。此外,中银国际、国泰君安、中天国富、东吴证券等7家平均每单收费也超过0.5亿元。相反,中投证券、世纪证券、中原证券和德邦证券平均每单收费不到0.2亿元。

       若从收费费率来看,九州证券、民生证券居前,分别达到10.31%和10.22%。此外,东吴证券、德邦证券等5家的收费费率也在8%以上。(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2018年IPO这些事儿:撤单潮涌首发102家创5年骗术奇中奇_营口开发区网来新低 新股“一字板”涨停最多17天 10大特征看过来!)

    

    

    

     (责任编辑:DF142)

https://www.c8.cn/ylsj/ahk3.htmlhttps://www.c8.cn/zst/dlt/sslh.htmlhttps://www.c8.cn/zst/dlt/hslh.htmlhttps://www.c8.cn/zst/dlt/hzyl.htmlhttps://www.c8.cn/zst/dlt/dxyl.htmlhttps://www.c8.cn/zst/qlc/chusanzs.htmlhttps://www.c8.cn/zst/qlc/chzs.htmlhttps://www.c8.cn/zst/qlc/elyzs.htmlhttps://www.c8.cn/zst/qlc/chtz.htmlhttps://www.c8.cn/zst/pl3/qmfb.htmlhttps://www.c8.cn/zst/pl3/lmfb.htmlhttps://www.c8.cn/zst/pl3/hmyl.htmlhttps://www.c8.cn/zst/pl3/zhbzs.htmlhttps://www.c8.cn/zst/6cai/lmzs.htmlhttps://www.c8.cn/zst/6cai/emzs.htmlhttps://www.c8.cn/zst/qxc/dxfb.htmlhttps://www.c8.cn/zst/ssq/tmzs.htmlhttps://www.c8.cn/zst/ssq/sslh.htmlhttps://www.c8.cn/zst/ssq/xlzs.htmlhttps://www.c8.cn/zst/ssq/chzs.htmlhttps://www.c8.cn/zst/ssq/lqjo.htmlhttps://www.c8.cn/zst/ssq/zezs.htmlhttps://www.c8.cn/zst/3d/qmfb.htmlhttps://www.c8.cn/zst/3d/joyl.htmlhttps://www.c8.cn/zst/bjkl8/kdzs.htmlhttps://www.c8.cn/zst/lnkl12/kdzs.htmlhttps://www.c8.cn/zst/lnkl12/hzzs.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sanhdw.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hzzs.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dxzs.htmlhttps://www.c8.cn/zst/pk10/dszs.htmlhttps://www.c8.cn/zst/cqssc/lrfx.htmlhttps://www.c8.cn/zst/cqssc/qskd.htmlhttps://www.c8.cn/zst/cqssc/ehdw.htmlhttps://www.c8.cn/zst/15.htmlhttps://www.c8.cn/zst/24.htmlhttps://www.c8.cn/zst/gd11x5/lmcl.htmlhttps://www.c8.cn/zst/gd11x5/dewzs.htmlhttps://www.c8.cn/zst/46.htmlhttps://www.c8.cn/zst/41.htmlhttps://www.c8.cn/zst/jsk3/dswzs.htmlhttps://www.c8.cn/zst/jsk3/kdzs.htmlhttps://www.c8.cn/jihua/lnkl12.htmlhttps://www.c8.cn/jihua/shk3.htmlhttps://www.c8.cn/jihua/hubk3.htmlhttps://www.c8.cn/jihua/gdkl10.htmlhttps://www.c8.cn/gaoshou/zj11x5.htmlhttps://www.c8.cn/gaoshou/xjssc.htmlhttps://www.c8.cn/zst.html